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报道  > 杂志新闻

《家庭》:网络直播婚外情,私人侦探博客疗救三颗迷失的心
发布日期:2016-01-27
当决定在博客上直播一个客户的婚外情调查时,我仅出于以下两点考虑:把这个典型案例原汁原味地呈现给大家,让读者能从中汲取一些经验和教训;私家侦探的工作在普通人眼中有些神秘,通过这个博客直播,让读者对私家侦探多一点了解。 始料不及的是,直播婚外情调查经过的博客竟在奥一网上引起轰动,短短几天,读者点击率竟高达十万人次。更让我惊讶的是,这个直播的博客竟改变了当事人的命运:第三者看到博客后十分震惊,立即退出了婚外迷情;我的委托人,也就是这个故事的女主人公,因了这些网友的跟贴和评论,竟由一个哭泣的怨妇,一变为反思婚姻失误、重整事业再出江湖的女强人。在我帮她取到丈夫婚外情证据后,她却平静地说,NO,现在不需要这些了。 是的,这是一个被博客改变了的故事…… 与三百多名第三者打过交道,劝退她们并非难事 2006年秋的一天,我接到一个电话,电话中的女人问我是不是不私家侦探,我说是的。这一声“是”,好像打开了洪水堤坝,电话那头顿时哭声大作。我见多不怪。凡是打电话给私家侦探的女人,开头一准哭,因为都是老公有了婚外情。 六年私家侦探的生涯中,在我所接的四百个案子,百分之九十是女人调查丈夫婚外情的。就是我本人成为私家侦探,也与第三者有关。六年前,女友竟在我们结婚前夕,和另一个男人一起私奔。我毅然辞去律师职务,发誓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把她追回来。我求助了一家私人调查公司。接待我的女调查员阿婵听了我的诉说后,竟然“哇”地一声哭了。怎么哭的人不是我而是她呢?我目瞪口呆,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呆呆地看着她的脸上,眼泪像溪水一样源源不断地涌出。哭了几分钟后,阿婵不好意思地说,抱歉,我丈夫刚跟一个女人私奔,所以……接下来的事情有些离奇,阿婵没有帮我找到女友,我反而帮她找到了那个负心丈夫! 这家公司的老板对我的调查才能非常欣赏,开出了很高的工资,要我加盟。我一口答应:“只要让我专门从事婚外情调查,不拿工资也做。”那时,年轻的我发誓将第三者赶尽杀绝。 做了两年后,索性自己开起了调查公司,业务也仍是主要受理婚外情调查案。几年来,和三百多名第三者打过交道。如今的我,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发誓和第三者过不去的私家侦探了,现在给自己的定位是:婚姻医生,替委托人诊治婚姻,肿瘤长在何处,是良性的还是恶性的,还有无手术治疗的必要。 这位在电话里痛哭的女人,名叫胡文秀。她第二次来打电话,是在一个月后了。她说丈夫的婚外情升级了,从家里搬走,公开与第三者同居了。她要离婚,所以要拿到丈夫婚外情证据好多分财产。她约我在她家附近的一个咖啡馆面谈。虽然她来深圳一年多了,但因在家做全职太太,竟然除了她的小区,哪儿都不知道,只好辛苦我跑路了。 第二天,我在咖啡厅靠窗的位置刚刚坐下,便看见进来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她长发披肩,白净的瓜子脸上看起来有点憔悴,眼睛里有着淡淡的忧郁。那细眉细眼、垂首敛目的样子,一看就知道,她是那种安心相夫教子的贤惠女人。凭了侦探的直觉,我知道她就是胡文秀,果然,见我招手,她立刻向我走来。 她彬彬有礼地在我对面落座。开始叙述时,眼泪哗哗地往下流,但却没有哭声。显然,她极力在克制着自己。这是一个有修养的女人。 从她时时哽咽的叙述中,我了解了她的经历。十年前,她是深圳某外企的财务经理,公司里惹人注目的白领丽人。那时追她的人很多,但她却选择了比她小三岁的蓝领。他叫邓晓青,是这家外企下属的物业管理公司的工作人员。邓晓青脑袋聪明,极富上进心。在她的鼓励下,他考上了大学。她负责他的全部学费和生活费。 邓晓青毕业后,两人顺理成章结了婚。此后,邓晓青的事业很快起色,他成了一家台资企业的总经理,且持有公司股份的百分之三十。见丈夫修成正果,胡文秀于是在儿子出生的那一年,做起了全职太太。直到2006年秋的一天晚上,她一直觉得自己幸福无比。 那天夜里,邓晓青凌晨归家后,径进卫生间冲凉。这时,他的手机有短信息的声音。胡文秀拿起来一看,吃了一惊,那信息是:“老公,到家了吗?”“会不会有人发错了?”胡文秀怔了好一会儿,然后用颤抖的手拨通那个发信息的手机,电话那端是一个娇柔甜美的声音:“老公,到家了?”胡文秀道:“你是谁?我是邓晓青的老婆!”“什么?!邓晓青不是单身吗?他怎么能结婚?怎么可能?不可能!”那女人歇斯底里叫了起来。胡文秀一字一顿地说:“你听清楚了!我和邓晓青结婚八年整,儿子都七岁了!我们永远也不会离婚!也就是说,你永远也不会由二奶转正成大奶……”对方啪地挂了电话。 胡文秀冲进洗手间,质问邓晓青是怎么回事。他垂下了头,缓缓地说,三年前,在一个英语培训班上,我爱上了她,打算和她结婚。 胡文秀大叫一声,像一个发怒的狮子,扑向浴缸里的邓晓青…… 胡文秀的伤心史讲完了,我摇头叹息道:“拍几张婚外情证据的照片很容易,但那样做对你不负责任。首先你要清楚,你是否还想挽救婚姻。如果你的婚姻除了婚外情没有别的病症,可以向你承诺,我有办法让那个第三者离开。”胡文秀怀疑地看着我,说,我只知道她叫柯梅,甚至不知道她在哪家单位上班,在深圳茫茫人海中找到她都不容易,更别说…… “对于私家侦探,茫茫人海找人易如反掌。”我看着胡文秀,说在四百多个婚外情的案子中,我接触了350多名、形形色色的第三者,比任何人都了解她们。劝退她们并不难,一般程序是先摸清楚婚外情是因为钱还是因为情。为钱的好办,开了价就可以还价,总会有一个合适的价钱让二奶离开。如果是因为情,事情就比较复杂。一般是先摸清第三者的情况,然后,以委托人律师或朋友的身份,给第三者施加心理压力。可以把掌握的证据透露一点,让对方知道自己手里的牌。比如,你们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买(或租)的房,谁出的房租,谁付的水电费,等等。或者普法,讲什么叫重婚罪。常用的说辞是:“如果你爱他,你忍心让他坐牢吗?”只要能攻其心,攻其致命弱点,十有八九,她们都能在我的劝说下退出三角关系。 胡文秀的眼睛突然亮了:“你是说,第三者可以退出,老公可以回头?”我摇头:“第三者退出,和你老公回到你身边是两码事。我能保证柯梅退出,但是不能保证你老公再去找李梅张梅。恕我直言,你的婚姻基础并不牢固。”胡文秀涨红了脸:“我们当年相爱很深。”“表面上是这样,但邓晓青能有今天,全靠你打工供出来的,他跟你结婚,多少有点报恩色彩。”胡文秀摇摇头又点点头。我说:“要保住婚姻,必须改变你自己。他从一个蓝领升为总经理,年薪百万;而你呢,从一个白领丽人而降为全职太太,封闭的家庭生活使你与社会都有些脱节了。你们俩一个冲到山顶了,一个还留在山脚下,两个人不再有共同语言。但柯梅,却与他有共同语言。所以,你现在要做的是,提升自己。经济上独立,人格上独立。独立了才能平等,平等了才能谈爱情。”胡文秀陷入了沉思。 胡文秀的经历是一个具有普遍意义的婚姻悲剧样本,我打算在我的博客上直播这起婚外情的调查。她起初有顾虑,听我说地点人名可以做些处理后,她同意了。 网上直播婚外情,网民骂声吓退第三者 于是在当天,我就开始在奥一网上,在我的博客里详细纪录这一起婚外情调查的经过。网友反应热烈,跟贴如云,短短几天,点击量竟高达十万人次。最好笑的,胡文秀的老公也看了一眼,不过他工作很忙,没有细看,竟然还对妻子说,奥一网上有个私家侦探在讲一个婚外情故事,你也去看一看,人家的妻子是怎么处理这些事的,不会像你这样死啊活啊的吧。 胡文秀听了,一颗心怦怦乱跳,确定丈夫没有细看,并不知道写的就是他的故事,才长吁一口气。她立即给我打电话,我听了也觉得有些好笑。 此后,我天天在网上直播我的调查,以下是在网上直播内容的题目-- 10月24日下午,公司会议室,胡文秀案情分析会,开了五个小时。 10月25日上午,在新洲路邓晓青的办公室,与看门老头套近乎,摸清了邓的情况。 10月26日,到南山前海某花园,我化妆成邓晓青的表弟,向小区保案打听清楚了邓晓青和“表嫂”柯梅住在该小区 2602房。 10月27日上午9时,调查员阿婵电话约见第三者成功。11时,初见柯梅。 10月27日,在邓晓青办公室楼下蹲点守候,等邓开车出去时,我们开车尾随,但因交通拥挤,目标丢了,跟踪失败。 10月28日,星期六上午,前往南山前海花园,确认柯梅在家。 下午,跟踪邓晓青,来到柯梅住处…… 每一篇博客都在千字以上,详细地记叙了调查经过。这里只能长话短说,调查故事大致如下: 找到柯梅并约见她,对于私家侦探是小菜一碟。我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女调查员阿婵。她很快在网上查到了柯梅所在的公司的名字和电话。接下来,就要在电话里约见第三者。阿禅拿起电话要打到柯梅公司的前台,我赶紧嘱咐她:“说话底气足一点,要不,很容易让人怀疑你是向他们公司推销什么业务的。”阿婵冲我笑笑:“哼,瞧不起我啊?现场表演给你看!”电话通了,阿婵说:“您好,是某某公司吗?我找你们公司的柯梅,我跟她约好天今天早上给她电话的!”她的声音理直气壮,不给对方任何怀疑她的机会。大约阿禅的架势让前台小姐深信不疑,电话立刻转到了柯梅那里,阿禅又满面春风地对着电话说:“柯梅经理啊,我是联通黄页的客服经理,我叫周雪禅。我们在做一年一度的免费电话信息抄录,昨天和你们公司的人通过电话了,说这事需要与您联系,所以就冒昧地打电话给您了。啊,对,广告是免费的。这样吧,电话里一下子说不清,明天上午十时,我上门去公司和您面谈好吗?好,明天见,谢谢了。” 阿禅放下电话,对我得意地一笑,我冲她竖竖大拇指。 第二天,阿禅去见柯梅,回来后,她滔滔不绝地报告情况,柯梅看上去不像二十七八岁,倒像是二十三四岁。高挑的个子,染成棕色的长发汤成大波浪披在肩上,穿着有破洞的牛仔裤,系了闪闪发亮的金属腰带,像个前卫女郎,风度翩翩,啊,像邦德女郎一样性感漂亮。 我听得笑了。想起胡文秀转述的邓晓青的话:“老婆啊,你是淑女,可柯梅是个潘金莲。英雄好过淑女关,可难过金莲同志的关啊。” 阿婵成功地拿到了柯梅的手机号码。是轮到我出场的时候了。 一天夜里,我往柯梅的手机发短信:“宝贝,我平安到了上海。深圳这几天天凉了,注意加衣啊。”发了第一遍,她没有回复,于是我又发一遍。这一次,回了短信:“谁是你的宝贝啊?你是谁啊。”我立刻回信:“你不是林小莲吗?”“不是。”“抱歉,错了,我发给我女朋友的。她的手机号与你只差一个数呢。算我们有缘,很高兴认识你啊。” 就这样,搭上线了。三五天内,我不时发个短信问候她一下。来往了几十条短信后,我在短信里开始向她倾诉失恋之苦。怪不得女朋友不回短信,原来她另有新欢。看到一个素未谋面的人如此信任她,柯梅很受感动,不停地安慰我。 接下来,我别有用心地给柯梅发短信:“你喜欢看博客吗?”“喜欢。”“奥一网上有个博客,一位私家侦探在直播婚外情调查的博客,点击率很高。” 她果然去看了,当天夜里,她回信说:“读后非常震撼。没想到那位妻子痛苦绝望得想轻生;也第一次看清了那个男人是个忘恩负义之徒。当然,最让我震撼的是,众人对第三者是如此厌恶,可以说是恨之入骨啊。” 我回信说:“其实第三者也很苦,很无奈。”柯梅回复:“我也是个第三者……”嗯,是时候了,我打过电话去。柯梅此时大约心里苦闷,一股脑地向我诉说了她爱上一个有夫之妇的经历,所叙述的与胡文秀讲的基本一致。 柯梅一边哭一边说:“网上直播的故事特别像我的故事。我知道恋人有妻子,也是发了同样的短信:‘老公,你到家了吗’。”我急忙安慰她说,大部分婚外情穿帮,都是手机惹的祸。千万不要多想。 那一夜,我和她聊了几个小时,说在我当律师的生涯中,遇到几宗刑事案,都是婚外情引起的。最严重的一起是,妻子向情敌花朵般的脸上泼了硫酸;还像兄长一样,为她忧虑,说你已经二十七岁,再拖两年,女人三十未嫁再去找男朋友,就像傍晚才进菜市场,剩下的都是歪瓜裂枣,好男人早被挑光了!还叹息说,第三者修成正果的有多少?不到百分之一吧。就算能修成正果,又怎能保证他将来不再有第四者第五者? 电话那端,柯梅边哭边说,:“重要的不是这些。没看见网上小李飞刀的跟贴:“动物中我最恨老鼠,人中,最恨第三者,恨不得生食其肉寝用其皮……。昨夜,梦见一群人追着我喊打喊杀!” 每次柯梅在网上读到网友大骂第三者的跟贴时,都受到极大的刺激,不停地在电话里向我哭诉半天才能平静下来。 几天后,凌晨二时,柯梅发来短信:“我会尽快走出这个误区。不能误了自己也害了别人。” 我高兴极了,就这样,我在前边引导柯梅,网友在后边以骂声推她,她很快就迷途知返了。本来计划对柯梅做两个月的说服工作,没想到,因为网友骂声如潮,她很快被吓退了。 怨妇顿变强人,一个家庭的命运被博客改变 博客直播的第一天,柯梅就兴奋地打电话给我,说,那么多网友咒骂第三者。她陷入了人民群众的海一样的口水中,不淹死才怪。真没想到啊,那么多素不相识的网友支持我,声援我,为出主意想办法。以前我觉得非常孤立,非常无助!再在像找到了组织一样温暖。 此后,胡文秀天天上网看博客,情绪激动时,就干脆打电话给我,说网友黄丽跟贴:“大家都需要反思婚姻或者感情的运营之道。”网友深圳市民说:“我也是因为第三者刚离婚的人, 有几点心得供参考。第一,女人要爱惜自己,可以为爱为家庭牺牲,但永远都不要牺牲全部.当全部都贡献出去了,你也就完了。第二,舍与不舍这婚姻,要看丈夫的人品。 如果他对你和孩子怀有内疚, 说明他尚有良知。可检讨自己,尽一切可能挽救婚姻,。如果他已完全绝情甚至虐妻弃子, 这样的人,你要庆幸, 好在你尚未老弱病残,还有机会谋生自救。第三离婚对孩子永远都有伤害, 但也要知道, 不健康的家庭对孩子人格,性格的伤害往往更大更深远。” 太多网友的意见,让胡文秀也开始反思。一天,我竟然在博客上读到她的留言:“当年自信与年轻的我已经不复存在,当年那个穷得一无所有的男人已经快爬上了山顶,而我还在山下,告诫未走入围城的单身女孩:爱自己多一些吧!奉献精神固然伟大,但是往往毁了自己。” 与此同时,侦察婚外情的工作仍在有条不紊地进行。 一个星期六,我们守候在邓晓青的办公室楼下。他下班后,开着车驶上马路,我们的车尾随着他,一路来到他和柯梅住的花园。 我买通了小区的保安,查明了业住是柯梅,住在三单元302房。在保安的协助下,晚饭时分--拣这个时间也是精心考虑过的--我和老王扮成租房子的租客,让保安敲开了柯梅的门。保安说,柯小姐,这两个人要在这里租房子,户型就跟你们的一模一样,所以麻烦打搅一下进来看一看房子。柯梅很热情地让我们进了门。果然不出所料,邓晓青正在厨房忙着炒菜,腰系围裙,一副男主人的样子。我用手机悄悄地给他拍了照;给门口的鞋架拍了特写,那上边有男主人和女主人的拖鞋;还在阳台上拍了照片,晾绳上是男主人和女主人的衣服,甚至还有两条男人内裤。 后来我还到小区管理处查明,房主虽是柯梅,但每个季度交管理费和水电费的都是“柯梅的丈夫邓晓青来交”。 拿到了足够的邓晓青婚外情证据后,我再次约见了胡文秀。仍是在那家咖啡馆,胡文秀穿了身白色西装,脸上容光焕发,看上去比上次漂亮多了,简直有点像王妃雅子呢。一落座,她并不问我的调查结果,而是兴奋地忙着告诉我,她准备开电器专卖店,选了好店址,正在装修,还雇好了两位女店员呢。她又恢复了一个白领丽人的自信和朝气。她找回了迷失的自己。 当我把调查证据交给她时,她甚至没有认真看一下我所拍的照片,付了钱后,她轻轻地说:“这些不重要了,甚至是否离婚也不重要了。” 我和她相视,一齐会心地笑了起来。 (此文原载《家庭》杂志2007年3月上半月版,作者:翟永存)
上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