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报道  > 杂志新闻

《人生与伴侣》:“偷”来的婚姻风云突起,“驴友”妻游戏人生何时归?
发布日期:2016-01-27
这是一首让人叹惋的“再婚挽歌”:皆已结婚生子的高级金领李平与张景丽堕入情网后,不顾一切地抛家弃子,净身出户,重组家庭。然而3年过去,妻子再度上演了婚外激情,这个家庭风雨飘摇…… 这是让人心痛的悲情结局:从双双出轨破坏对方的婚姻,到因妻子再度出轨葬送自己的婚姻,难道这是命运的因果报应?“半路夫妻”,情断义绝,情何以堪?! 这又是一个关于再婚的严肃命题:爱,是一门学问,要怎样才是最好的归处? 2009年9月,本刊记者独家采访了全程见证这桩纠葛情事的“深圳第一私家侦探”郑凡,拨开了这起婚外连环出轨的迷雾…… 婚姻数年之痒遭遇激情,“偷来”的爱情修成正果 2008年11月28日,深圳高管李平为女儿过完两岁生日的第二天,妻子张景丽即向他提出离婚,且态度坚决。李平如遭晴空霹雳!这已是李平的第二次婚姻了,当初为了和张景丽结婚,李平抛弃了善良贤淑的发妻及儿子,净身出户,倾尽全力用心经营这个家,谁料竟换来如此结局!他不禁陷入了痛苦的深渊—— 1971年出生的李平是陕西省三原县人,大学毕业后来到深圳打拼。2004年初,他从一家国企跳槽到深圳一家知名外资企业,出任人事部经理,月薪过万。2004年末,李平和与自己同岁的大学同学周茹结婚,次年有了一个儿子。在深圳一家小型私企供职的周茹和李平是陕西老乡,善良本分,勤劳温顺。婚后的生活虽平淡无奇,倒也幸福安宁。 不久,李平通过自己的努力,取得了工商管理硕士学位,事业也如日中天。周茹其实也是个很求上进的知识女性,但婚后因忙于家务和孩子,便没有再充电提高,与丈夫相比,她有些自卑,但见家里被自己打理得井井有条,丈夫的工作也不错,她也很知足。 随着事业的上升,渐渐地,李平在妻子面前日益骄傲和膨胀,经常对她横挑鼻子竖挑眼。在无形的较量中,李平对妻子的感情开始日趋淡漠。 2004年11月中旬,在单位组织的集体旅游途中,李平突然听到“啊”的一声尖叫——原来,公司女同事张景丽在采摘野花时,惊动了一个马蜂窝,遭到一群马蜂的疯狂追击。大家一时都惊呆了。在这危急关头,李平快步冲了上去,用风衣将自己和惊恐的张景丽一齐盖住,然后将她按伏在地上一动不动。10分钟后,马蜂离去,危险解除。可是,在那狭小的空间里,闻着张景丽迷人的体香,李平再也难以释怀。 时年30岁的张景丽是该公司客户经理,皮肤白皙,体态丰盈,脸颊上有一对迷人的酒窝。张景丽出生于武汉一个高干家庭,因是独生女,她从小被父母宠爱,性格豪放不羁,骨子里满是浪漫情结。其时,张景丽的婚姻也岌岌可危。她大学毕业后来深圳闯荡时结识了丈夫,婚后,丈夫总是忙于生意,甚至从没有带酷爱旅游的她出去玩过,张景丽觉得丈夫很无趣。不知什么原因,两人婚后3年一直没有孩子。后来,对无孩一事一直耿耿于怀的丈夫生意破产后,怅然赴广州打工。而聪颖的张景丽,却由一个小小的文员、客户代表一路跃升为客户经理。其夫破产离开后,两人聚少离多,貌合神离。张景丽觉得,这场婚姻再也难以为继了。 当初来公司时,李平第一次见到张景丽,即被她高贵、知性的气质所打动。这次“英雄救美”,让他们的关系一下子亲密起来,对妻子日渐失去新鲜感的李平开始慢慢接近张景丽,见她并没有拒绝,明知她已有丈夫的李平发挥大学时代的写诗特长,用猛烈的情书对她展开“轰炸”。 正当张景丽为这场半死不活的婚姻而焦虑时,身为公司中层骨干的李平在旅途中的出手相救,旅游结束后一封封浪漫的情书轰炸,点燃了她沉寂已久的激情。他们一起在公司排演节目,一起探望生病的同事……2004年12月的一天,李平带张景丽出去旅游,当晚,在宾馆房间,一对各有家室的男女很快跨越了道德的底线……两人的激情在不断碰撞中迅速升温。 其实,在与张景丽发展婚外情的过程中,李平也有过顾虑。毕竟两人都有家庭,而且,妻子善良贤惠,为这个家一直在默默付出,可以说,她没有一点错。但是,李平总是不自觉地在心里把两个女人作比较:张景丽比妻子年轻、漂亮、性感、有女人味,况且收入也比妻子高得多(月薪近1万元),还在攻读MBA……而且,张景丽还会适时地鼓励李平,令李平很感动,离婚后再婚的动力倍增。2005年1月24日,张景丽在发给李平的短信中所说:“你知道你身上最可贵的是什么吗?是赤子之心。答应我,不管一路走来遇到什么困难,都不要放弃希望和梦想。”还有,两人在发生性关系时,张景丽带给李平的新鲜与刺激,像鸦片一样吞噬着他的身体和灵魂,令他迷恋不已。他觉得,自己和张景丽才是天生的一对。 李平与张景丽很快陷入了热恋中,并开始谈婚论嫁。由于两人都有家室,在面临又一次婚姻抉择时,还是很慎重的。2005年2月,张景丽将李平介绍给她的父母,征求老人的意见。父母虽因女儿暂未离婚而未置可否,但张景丽看得出,父母对李平还是满意的。 2005年9月,李平向妻子谎称出差,带张景丽回到陕西老家见了自己的父母。事后,张景丽在写给她家人的邮件中说:“李平的父母善良朴实。知道我要来,他们担心我这个城里长大的丫头住不惯乡下小县城,他们特地新装了热水器、马桶,新做了被子……临走前一晚,我们长谈了一次,他们都表示很喜欢我,觉得我聪明、漂亮、乖巧,而且对李平好,希望我们早点结婚,但也尊重我们的意见。对于我的前一段婚姻,他们表示过去的事他们完全不介意,大家要向前看,李平是个很负责任的人,必不会令我失望。” 2005年末,李平和张景丽谈好,两人先分头离婚,再结婚。张景丽提出了一个要求:让李平把儿子留给周茹。李平虽然很不舍得儿子,但还是一口答应了。 当天晚上回到家,李平终于鼓起勇气向周茹开了口。周茹是个与世无争的善良女人,早已预感到这场接近死亡的婚姻迟早要解体,所以在李平提出离婚时,她几乎没有反抗和犹豫,就答应了。张景丽也顺利离婚。2006年初,自感有愧于周茹的李平孤注一掷,将儿子和财产全都留给了周茹后离婚,与张景丽闪婚。 新婚之夜,张景丽柔声对李平说:“咱们俩都有愧于原来的家庭,为了能在一起,我们都净身出户,这样既能让我们对所犯的错误姑且心安理得,也可以为我们的爱情上一个双保险。现在,我们都从零开始,谁也不欠谁,谁也别想反悔,一起创造幸福的新家!”张景丽的这一席话,正说到了李平的心坎上,他紧紧搂着新婚妻子,憧憬着美好的新生活…… 闪婚要闪离:“驴友”妻再度上演婚外恋 对于第二次婚姻,李平觉得是自己和张景丽双双“偷来的”,所以他倍加珍惜,对张景丽更是百依百顺。他想,张景丽一定也会像她新婚之夜所说的那样珍视这次再婚的。 婚后不久,32岁的张景丽竟然很快就怀孕了,夫妇俩都很高兴。由于该外企对怀孕女工在工作上相当照顾,如果仅仅考虑胎儿的安全,孕妇完全不必辞职。那段时间,张景丽本来对自己的工作岗位有些不太满意,怀孕后,她希望调换能调换一个新部门。作为人力资源部经理,李平当即向上司提出此事,希望在符合规定的情况下,尽量为妻子争取调换岗位。但不巧的是,当时的确没有合适的岗位可调换。张景丽认为这是上司故意在刁难她,便一怒之下辞了职,并指责丈夫太木讷太没用。 这件事让李平第一次领教到张景丽个性的强势与强硬。为了表示对妻子的支持,李平竟然也随即辞职。 辞职前,夫妻俩每月收入加起来超过2万,现在李平不得不独立面对家庭经济重压,另找工作。2006年8月,李平来到一家高科技公司,从低端岗位重新起步,不久便升任部门主管,家庭经济危机得以解除。 2006年11月,女儿出生了,张景丽的父母双双来深圳帮忙照顾,家里每月固定开销高达8000元左右。李平尽量不让妻子感觉到经济上的压力,也从不向任何人抱怨工作的辛苦。每天一下班,他就飞快地赶回家带孩子,从换尿片、洗澡到哄女儿入睡。李平不大爱运动,但张景丽喜爱旅游,唯恐妻子产后抑郁,女儿半岁后,李平先后2次带妻子出门远游。 女儿1岁后,张景丽应聘到一家大型法资公司就职,经常出差。李平主动承揽了更多带孩子的事,还鼓励妻子多参加公司活动和朋友聚会,张景丽很高兴。 2008年9月,张景丽吞吞吐吐地对李平说:“我们单位国庆长假组织去新疆旅游,但又规定不能带家属……”李平听了,说:“你就好好玩吧,我会带好女儿的。”在张景丽离开的8天里,李平每天发短信给她,讲述家里的事,让她不必担心女儿…… 张景丽旅游回来的第二天,又说与同事聚会,彻夜未归。她的父母非常生气,说她缺少做妻子和母亲的责任感。李平忙替她解围:“偶尔放松,有助于缓解工作压力。”李平对妻子如此体谅,以为他们夫妻都在为重建家庭和睦而努力。然而他做梦也没想到,因婚外恋而结合的妻子,正在倾情演绎又一场婚外恋…… 2008年11月底,在女儿刚刚过完2岁生日后,张景丽突然向李平提出离婚,理由很简单:“我们婚前缺乏足够的了解,仓促结婚,当初就没有充分的感情基础,现在也没有多少共同点。”这番话不啻平地惊雷,李平懵了。他耐着性子问她:“你是不是有了别的男人?”张景丽回答他:“没有”。 为了不再给孩子一个破裂的家,李平坚决不同意离婚,但张景丽去意已决。 2008年12月30日,张景丽将一份《离婚协议书》摆在李平面前:女儿和房子都归她,她退给李平已付供房款,李平支付女儿抚养费至18岁。为了稳定张景丽的情绪,李平暂时答应离婚。因为协议离婚要以夫妻双方去民政局登记为准,他不去民政局,也不在协议离婚协议上签字,就可以争取时间,挽救这场来之不易的婚姻。 妻子急于离婚的架势,令李平疑窦丛生。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那些天,李平不断反思着自己的这场“半路婚姻”,还是找不出答案。正当他百思不解之际,2009年2月初,张景丽聘请了律师,向深圳市南山区法院提起离婚诉讼。接到法院的传票,李平震惊了! 而铁定离婚的张景丽变得更加肆无忌惮,不仅与李平分房而居,在2009年春节期间还经常借故不回家。李平忙完工作忙家里,内心充满了苦闷与愤懑。 一天,张景丽在卫生间洗澡,将手机忘在客厅里。忽然,手机震动了一下,提示有短信。李平迅速翻阅了那条短信,不由得血脉喷张:“亲爱的考拉,昨夜真销魂!我想你!”联想到几个月前的一天,自己在家中电脑的回收站内无意中发现的一个还未彻底删除的“神秘”文档:“亲爱的桉树:……吻你。你的考拉”,李平这才明白,妻子再次有了婚外情!她失踪的那些天,一定是和“桉树”幽会去了。想当初,他们各自作为“第三者”破坏了对方的家庭后疯狂结合,本该得到报应,难道今天报应来了,把同样的残局凌驾到自己的头上?这个名叫“桉树”的男人是谁?他有何种魅力征服自己的妻子?李平真想把妻子从卫生间拖出来问个究竟,可冷静下来后,他强压怒火没有声张。他在心底暗下决心:一定要把真相查个水落石出,打一场婚姻保卫战! 私家侦探倾情出击,回望婚姻已无归路 2009年2月,李平上网搜索“深圳私人侦探”,搜到了有关深圳专门从事婚外情调查的“第一私家侦探”郑凡的报道,后来又找到其新浪博客,随即向他发邮件求助。两人很快联系上后,达成了委托调查协议。李平希望郑凡对妻子展开秘密调查,拿到她“出轨”的确切证据。 可是,郑凡对张景丽多次跟踪调查后,并没有发现她出轨的迹象。李平这时提到,妻子喜欢用电子邮件对外联系,或许从电邮中可以发现蛛丝马迹。张景丽的电子邮箱密码,在女儿出生后被张景丽改为一家三口的生日。李平认为,现在张景丽有了外遇,绝对早就修改了该密码,因此他也就没有再尝试过进妻子现在的邮箱。 通过技术手段,郑凡很快便潜入了张景丽的网易电子邮箱,里面的内容让李平目瞪口呆:邮箱里竟有妻子与另一个男人的数十张激情照,还有双方往来的300多封情书,另有陈硕给张景丽购买定情物5万多元的详细记录……通信时间显示,两人的婚外情至少延续了一年之久,大致开始于张景丽在新单位上班之后。 当李平从郑凡那里得知“桉树”的真名后,不禁讶然失声:陈硕。原来是他!陈硕就是自己以前见过一面的妻子的上司。38岁的陈硕,海归博士,3年前从法国留学回国后创办了一家高新科技公司,后来,他应聘到张景丽所在的法资集团任副总、质量总监,年薪高达百万,有别墅名车,和妻子有个5岁的儿子。 张景丽与李平的罗曼史,惊人地在张景丽与陈硕之间重演——张景丽来到陈硕所在的公司后,喜爱参加“驴友”野游的张景丽,与有着相同爱好的陈硕便很快互相吸引,两人在一次单位组织的旅游中擦出爱的火花,随后,这对“驴友”先后随团去过新疆、云南、日本。在一次去新疆的旅途中,他们逾越了道德的底线,从此开始了缠绵的电邮往来,并在结伴出游途中拍下了大量亲密照片……在浪漫之都巴黎留过学的陈硕,很会在旅途中给张景丽制造“致命的法式浪漫”:与她牵手走过浅流奔腾的瀑布、从帐篷里“变”出红玫瑰、写有两人名字的同心锁早早地出现在“锁海”中……陈硕这个“驴友”,身为集团副总,收入是李平的上十倍,加上他学识渊博,气质儒雅,远远超越了李平,这些,都让张景丽感到无比兴奋,在人生的旅途中,她决定换个更好的“旅伴”。 郑凡通过张景丽与陈硕的往来邮件还得知,2008年11月,就在张景丽向自己提出离婚的同时,陈硕也以“感情破裂”为由向妻子提出离婚,儿子、别墅归妻子所有。陈硕与妻子同为留法博士,当她得知丈夫婚外“走私”后,也是异常愤怒与痛苦。但眼见陈硕在婚外情的泥潭里越陷越深,考虑再三,经济和思想均很独立的她同意了。2009年1月,两人离婚。离婚后,陈硕的前妻带着儿子几乎不与他往来,孤单的陈硕便催促张景丽迅速离婚,以与自己重组家庭。张景丽于是不断敦促法院早日开庭审理自己的离婚案。 面对张景丽的逼人气焰,那些夜晚,想到即将崩盘的婚姻,抱着熟睡的女儿,李平的内心满是悲凉,不禁洒下滴滴清泪。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抛家弃子、拼尽全力换来的第二次婚姻却再次面临解体,当初信誓旦旦的张景丽会再度出轨。直到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与张景丽在性格、爱好等方面存在着许多迥然的差异,今天的局面,是对两人当初冲动成姻的惩罚。这时,李平才深切地想起前妻的好来。前妻虽然学历和收入都不及张景丽,但那种平淡、稳定的婚姻才是一个家庭真正需要的啊!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但是,为了给年幼的女儿一个完整的家,李平思来想去,最终还是想通过法院的调解,挽救这段婚姻。在郑凡的指导下,李平写下了长达14000字的《答辩状》,披露妻子的婚外情在两人婚姻存续期间存在的“过错”,而非张景丽离婚诉状中所说的“夫妻感情已经破裂”…… 2009年3月,南山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张景丽与李平离婚一案。令李平意外的是,张景丽竟然没有到庭,而是委托律师出庭。庭上,李平手拿《答辩状》声泪俱下地陈述道:“我们的女儿才2岁多,正是需要父母全心投入,为她创造稳定、良好成长环境的时候,张景丽也在不同场合不止一次地阐发过这个道理。现在她却将自己的誓言忘得一干二净,这是何等的讽刺啊!稚子何辜,要为母亲无端的婚外情付出童年的幸福?……张景丽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再次离婚,难免会留下心理阴影。同时,她的相好陈硕本也有妻有子,张景丽和陈硕却硬是要通过破坏两个家庭、伤害两位无辜幼童来重新组合……我们的婚姻并不完美,我们也曾遇到过坎坷,但这就是轻率放弃的理由吗?……” 当法庭要求李平拿出妻子“出轨”的证据的来源时,考虑到这些证据来源的保密性,情急之下,李平贸然说出了当初张景丽以一家三口的生日组合而成的电子邮箱密码。因为完全是搪塞的,说完密码后,李平的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不知道等待自己的结果是什么…… 令李平难以置信的是,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电脑投影上清楚地显示:当法官当庭输入那个密码后,竟然真的进入了张景丽的电子邮箱!原来,“百密一疏”的张景丽竟令人费解地一直没有更改这个密码!瞬间,她和陈硕躺在信箱里的300多封往来情书邮件和艳照赫然于众目睽睽之下,法庭里发出一阵惊呼……法院当庭没有判决。 闭庭后,李平心乱如麻。他想,自己无形中竟然提供了妻子出轨的证据,妻子的律师肯定也跟她讲了,她应该感到羞愧、进而不想离婚了吧?但他又深知,妻子性格倔强,一旦她决定的事情,就不会轻易改变。李平并没有像张景丽那样去请律师,他谁也没请,只是在忐忑不安中等待着法院的判决。 2009年4月,南山区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两人婚前缺乏了解,没有感情基础,婚后又缺乏沟通和信任,张景丽也确实存在“婚姻过错”,而她离婚的态度坚决,不同意法院调解。因此,法院依法判决两人离婚,家庭财产平分,女儿跟随张景丽。 一审判决结果令李平备受打击,希望妻子回头的梦想化为泡影。他无心工作,开始怀疑人生与爱情,并开始酗酒,仅仅半个月时间就瘦了5、6斤,而且形容憔悴,胡子拉碴,与以往整洁儒雅的形象判若两人…… 一次,李平在1斤多白酒后的酩酊大醉中,被女儿的哭声惊醒,只见女儿独自躺在保姆房的床上,哭得满面泪痕——李平蓦然回首:“婚姻可以重来,但眼前这个小人儿,不能跟我分开,她是我生命的延续啊!就是离婚,也要离得有尊严!”从那天起,他开始振作起来,理清思绪应对这场离婚大战没有硝烟的战争。李平认为,张景丽在婚姻存续期间存在严重过错,他理应从夫妻共同财产中获得更多比例,更何况女儿出生后多跟自己在一起,父女感情很深,他不愿失去女儿,因而不服判决,提起上诉。 2009年6月,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女儿归李平抚养,张景丽每月承担抚养费1200元(按本市标准)直至女儿18岁;两人婚后的按揭房屋(市值约100万元)归李平所有,李平一次性给予张景丽25万元房屋补贴。 拿到终审判决,虽然女儿和房子都属于自己了,李平仍掩面而泣——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没有赢家。 得知李平离婚的消息,李平的父母痛心疾首,说张景丽简直是个“狐狸精”。 2009年6月13日,张景丽抱着女儿亲了一口,一步一回头地将自己的行李搬了出去。看着女儿哭喊着要“妈妈”,李平如坠入无底的深渊,对周茹的歉疚更是排山倒海般地折磨着他。周茹与李平离婚后,带着儿子回到陕西,一年后再婚。李平除每月定期给孩子抚养费外,双方很少往来。得知李平再次离异,周茹淡淡地说:“他这是自作自受!”令李平欣慰的是,跟着周茹渐渐长大的儿子健康懂事,周茹再婚后又生了个女儿,生活幸福。 而张景丽与第一任丈夫离婚后,前夫定居广州,并再婚生子。获悉她再次离婚了,前夫给她发来一条“祝贺短信”:你即使再婚,也同样逃不脱出轨的命运! 为什么时下社会精英阶层容易婚外出轨?此案的经办者、从事婚外情调查和挽救婚姻工作10余年之久的深圳私家侦探郑凡认为:李平当初插足破坏他人的家庭,而今却因他人介入而失去婚姻,这简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偷来的爱情”再次被偷,当初的结合显然投机的,根本没有建立起牢固的婚姻基础;对“驴友”张景丽而言,婚姻又岂能是旅游,可以随意更换伴侣?时下,高级白领或金领因婚外出轨而离婚增多,这一方面体现整个社会文化对情感的宽容与包容,而另一方面,是他们没有把婚姻当责任,而多当一种“享受”。要知道,婚姻尤其对来之不易的再婚家庭,需要用心进行智慧的经营与磨合,婚姻的持久要靠夫妻学会对爱情保鲜,以及不断重塑和提升彼此的魅力,在共同的家庭命运中承担责任义务,建立不可摧毁的“铁血”情感。 (此文原载《人生与伴侣》杂志,作者:谢学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