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报道  > 杂志新闻

《三月份新闻人物》:郑凡:劝退第三者才算成功
发布日期:2016-02-17
我不是“二奶”克星,也不想做“二奶”杀手,我只希望孩子的眼睛少一些无助和凄凉。 ——郑凡         郑凡是化名,打电话给他,他说了三点:一他不能有正脸形象出现,“干这行,谁都认得你的脸,怎么跟踪?”二他不能让他的当事人接受任何采访,“尊重当事人隐私”,三他强调私家侦探这个行业不神秘,他更喜欢媒体称其为“民间调查”。在今年3月份全国两会召开期间,他通过博客向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进言,给“民间调查”立法,已被南方某媒体递交给全国人大相关负责同志。     他让助手查了查我们杂志,还查询我们的电话是否真实存在,显示他做事有一定程序和规矩。当然,另一方面,他的关系网显示出他是在道上混的,他的言语也充满了江湖气息,口里夹杂着湖南口音,常说“我跟你说句实在话啊。”   沉寂7年,专攻婚外情民间调查的郑凡最近火了,因为他在博客上直播他调查案情的全部过程;还因为他曝光了一份史无前例的女大学生包养协议。      女大学生的包养协议      黎情(化名)不动声色,从钱包里小心翼翼地掏出一份整洁、却有着深深折痕的两页信纸,郑凡看着她,不知道她要拿出来的是什么。   黎情慢慢展开信纸,用手压平信纸的折痕,转而将信纸倒个方向,再用手掌“啪”的一声,再次压平信纸,“你看吧,我不怕,我和他是签有包养协议的。”   郑凡看都没看信纸上的内容,只是瞪大了自己的眼睛,再仔细看了看眼前这个才23岁,清清纯纯,大学还没毕业的女生。在深圳做私家侦探7年来,他第一次看到包养原来还有双方签字画押的正式协议,而且协议是这个大三女生主动提出签定的,“她以为这份包养协议是受法律保护的,能让她和他彼此承担权利和义务。”   郑凡越看越诧异,协议中,乙方黎情草拟了数条条款,包括每周乙方陪伴甲方的时间等等。协议的抬头赫然写着“包养协议”四个字,双方签字,各自保留一份。   父亲早逝,家里只有母亲和一个弟弟,黎情上大学的钱也是亲戚资助。被包养前,黎情找过两份家教仍觉得生活艰难。大一在网络聊天室聊天,和甲方陈练(化名)认识,不久同居,后知道其有家室,开始想到签定协议。黎情简单地认为,即使她被抛弃,也有协议保障,她把协议给郑凡看后,才知道协议的内容违法,不受任何法律保护。   经过郑凡调解,黎情退出,同时拒绝了对方提出的补偿款,她重新靠自己的体力和脑子干活挣钱,找了两份家教工作,还报考了工商管理专业的自考,明年大学毕业,她要努力找份工作。网络上很多评论,指责女大学生不自知、不懂法。郑凡反而同情理解黎情,坚决不让得知此消息的媒体去干扰黎情现在的生活,“不管她以前怎样,现在她已经回到自己的轨道了。”   郑凡征得当事人同意,把这份包养协议贴在了他的“私家侦探”博客上。马上,这份惹火的包养协议被各大网站转载,席卷各大论坛。有些评论让郑凡始料不及,“有人说,这份包养协议完全可以成为范本,以后有人想包养或者想被包养,都可以直接复制其内容。”郑凡为此啧啧称奇,再在其博客上转贴了一些媒体的评论文章。      情变走上这行      郑凡,湖南长沙人,有着湖南人的蛮劲,“眼里揉不进沙子”,对于一件没有弄清楚的事情,他一定要“打破砂锅追到底”。这种叫劲的性格甚至都让他改变了自己最初的职业选择。   1993年,郑凡毕业于湖南某高校法律系,主修经济法,同年分配到家乡公安系统从事刑侦工作,1996年,停薪留职,南下深圳供职于某律师事务所,那时的他梦想着成为“全国十大律师”。然而,原本朝着目标前进与奋斗的富有朝气的小日子,在2000年,突然发生了改变。他的恋情遭遇变故!   郑凡要查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找到一家私人侦探公司,委托侦探调查事情的原委,但没有任何结果。他不死心,决定自己追查,竟然被他查到了原因。   他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对恋情的结果没有任何改变,却增强了他对婚外情的憎恶,也让私人侦探公司发现了他的刑侦能力。他开始在这家他曾委托的私人侦探公司兼职,3个月后,他开始自办公司,一个人单挑独干,而且专攻“专业的婚外情调查”,成为一名职业的“民间调查人”。   从2000年注册公司至今,郑凡接手过500多桩婚外情案例,公司人员从当初的他单挑到现今6人组合,规模见长。坚持7年如此琐碎、烦杂的工作,郑凡没有感觉到自己从“全国十大律师”的光鲜梦想到“私人侦探”灰色地带的落差,“能成为‘全国十大律师’的毕竟是少数,而私人侦探也能发挥我的作用和能力。”   在每篇婚外情调查博客的篇首,郑凡都会添上这样一句话,“请看看孩子无辜的眼神。”2003年,郑凡接受一个女当事人的委托调查其丈夫的婚外情,委托人带着5岁的儿子来见郑凡。那5岁的娃娃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手里拿着小电动车自顾自玩着,看起来好像没有在听大人们谈话。大人们谈话要结束时,孩子突然就睁大了眼睛,看了郑凡一眼,突然说道:“叔叔,你帮我劝爸爸回来吧。”郑凡惊讶,“这个孩子好懂事,冲着这个孩子,我也要把这起婚外情化解。”   自此,郑凡立下志愿,做婚外情调查一定要化解婚外情,“别人做婚外情调查,帮助委托人取证,作为离婚起诉条件,就算成功,我是要把第三者劝退,才算成功。”   郑凡从不看侦探电影、侦探小说,“以前做刑侦工作、当律师都是要做调查的,”根本不像电影、小说中写的那样离奇。做这样的工作,郑凡要熟练掌握《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婚姻法》《民法》及《刑法》中的相关内容,而违法是郑凡这类私家侦探会遇到的最大的危险。 郑凡会与当事人正式签订委托书,然后6人组开会,策划调查思路,也谋划如何让第三者退出。按郑凡的说法,婚外情看似一样,但每个案子具体情况又都不同,“要抓软肋,就像打蛇要打三寸一样。”   “第三者的情况分两种,一种是二奶,一种是情人,两者有区别,前者因为钱,后者因为情。前者可以很容易劝退,后者的处理则较为复杂。我不会逼第三者离开,我只会跟她们讲道理,施加心理压力,把掌握的证据透露一点,让对方很明确知道自己处境并不太好。”      冲击灰色地带      对郑凡的采访并不是一件开心的事情,因为他调查的婚外情领域及其私家侦探行业,都有着某种程度的社会死角之感。   从业7年,郑凡的“婚外情调查生意”越来越好,2004年他的接案数量达到一个新高,平均一个月接案4起,按他的说法是,“市场越来越大。”我国《民事诉讼法》第64条第1款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谁主张,谁举证”给私家侦探行业提供了其存在的现实基础,“因为法院、公安局较难为你的家务事出动人力、物力,某种情况下,只能让私家侦探来调查。”   而目前,我国没有专门的法律对私家侦探行业进行规范,完全靠行业人士自律。具体情况下,为了取证,郑凡就会做一些违法但不犯罪的事情,比如打印电话清单,窃取人隐私。   在郑凡身上,还能感觉到社会的另一个更大变化。2000年郑凡刚注册公司,去调查第三者,第三者的表现是不敢见人,不敢说话,觉得羞耻,但现今,第三者可以目中无人了,郑凡甚至会受到第三者的恐吓。“二奶、情人永远是二奶、情人,她们的地位不会变,但人们的观念在改变。”   去年下半年,广州妇联做了一个社会调查,30%的人知道自己身边有人包养二奶、情人,或者知道有人被包养,却表示无所谓的态度。“这个数据很可怕。”郑凡讲。   重庆市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副所长钟瑶奇分析人们对二奶、情人越来越无所谓观念的成因,“现今社会正处于重大转型时期,原来的道德体系被冲击得千疮百孔,再加上多元化价值观的涌入,社会评价体系变得十分混乱,各种观点和行为都有人理解甚至支持,在新生代人群中,有时候其观点已经发展到美丑不分、黑白不辨。这种以往大众道德不能接受的行为变得容易被接受,其实是因为社会道德体系的缺失导致。”   而经济学家分析,人们对婚外情当事人道德处罚和行政处分成本的降低,也导致婚外情的滋长与婚外性行为的发生,“从心理上看,人们对婚外情已变得多了宽容。当事人的负罪感降低,外人的评价少有贬斥,渐趋中性;从制裁上看,过去至少是行政处分,甚至是更为严厉的制裁,而今却已无人来管。”   社会变得民主,行政处分和舆论道德处罚较难再介入家庭婚姻时,大众的社会道德评价标准越发显得重要,它直接影响每个人的日常行为准则,规范人们的意识,维护爱情婚姻是人类的基本道德素养,如果人类的基本道德都被颠覆,还有什么值得坚守?   郑凡也赞同这种观点,他认为,“大众这种无所谓的态度其实助长了婚外情的社会风气,我没法改变这种社会风气,所以我只能经常告诉我的委托人,结了婚的人,你是属于家庭的,也是属于社会的,不管在人格上还是在经济上,你都要有独立的一面。”女性要越来越独立的同时,重建社会道德体系也成为当务之急。 (此文原载 2007年第6期《三月风新闻人物》,记者:李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