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报道  > 杂志新闻

《知音》:为托孤寻找私奔丈夫,悲情远征还你一个家
发布日期:2016-02-17
在背叛中站起来,在生命中的绝境中出发。为儿子悲情远征。。。。。 ――题记   冯敏曾经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五年前厄运开始袭来,先是丈夫卖了自家公司带着小他18岁的情人私奔,从此杳无音信;接着,不堪忍受父亲的无情背叛,四年前,上高中一年级的16岁儿子离家出走,外出打工。在这一连串致命的打击下,2008年初,冯敏不幸患上了乳腺癌。自知时日无多,儿子依然在外漂泊三年没有回家,自己这一走,儿子托付给谁呢?她决定悲情远征,找到儿子和丈夫,与丈夫离婚,在临死前将刚成年的儿子托付给丈夫。她能够如愿以偿地找回儿子与丈夫吗?“叛逃”的丈夫最终能够接受她的托孤吗? 丈夫私奔儿子出走,绝症降临不幸女人 2009年2月10日,深圳市郑凡工作室走进一对母子,母亲是云南省昆明市的一名中学教师,叫冯敏,儿子叫骆强。冯敏神情憔悴,儿子脸色蜡黄。他们要委托郑凡帮助找到骆强的父亲、冯敏的丈夫------一位与情人私奔了五年之久销声匿迹的男人骆明礼。冯敏找到丈夫,是要与他离婚,放他一条生路,同时将儿子托孤。因为,冯敏患上了乳腺癌,自知生命不多了! 郑凡是珠江三角洲一个从事九年专业婚外情调查私人侦探。听了冯敏的讲述,郑凡的心不由得抽紧了。他接过不下两千宗婚外情调查案件,绝大部分离婚案件中当事人都是要地挖三尺找到出轨者,像这种不为自己考虑、在临死前将儿子托付给丈夫的案例十分罕见。他最终决定接下这单业务。 原来,时年47岁的冯敏,是云南省楚雄州人,西南林学院中文系毕业后分配到昆明市一所中学做语文教师,上世纪80年代,经别人介绍,她与高中同学、在昆明某机械厂做采购员的小伙子骆明礼牵手步入了婚姻殿堂。1989年,儿子骆强出生。接着,在冯敏的帮助下,骆明礼考取了电大文凭,几年后被提拔为机械厂的供销科长,而儿子骆强也聪明可爱,上学后在班上成绩一直名列前茅。 本来,这个幸福的家庭人人羡慕,但是从1998年开始,厄运开始降临了。先是机械厂改制,骆明礼因欠款无法收回,造成大量死账坏账,被厂里撤职。眼看着丈夫消沉,冯敏心急如焚,她回到楚雄老家,游说兄妹与亲友,筹得30万元现金,并将家中房产作抵押,向银行贷款20万,让丈夫从头创业。 在冯敏的支持下,很快,唐民贸易公司成立了,主营蜡染布出口生意。公司运转了一年多,收回投资,开始赢利,骆明礼也从低沉中走了出来。 但就在公司慢慢步入正轨时,2003年3月底的一天,冯敏正在上课,手机收到一条短信:“我已经怀上了骆明礼的骨肉,你就成全我们吧。”冯敏看了一愣,以为是有人恶作剧,便问道:“你是谁?”很快,对方回复道:“我是姜小洋。” 冯敏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姜小洋,她是丈夫公司的一名业务经理,工作一直很卖力,她怎么会怀了丈夫的孩子?冯敏立即请了假,把丈夫叫回家中。面对着冯敏的质问,骆明礼额头上渗出了豆大的汗珠,最终承认了一切。 原来,1997年,骆明礼做机械厂供销科长时,因为经常招待客人,与对面的春城花园大酒店餐厅接待经理姜小洋认识。18岁的姜小洋容貌秀丽,1995年高中毕业后,从老家湖北荆州来到昆明打工,被招聘进春城花园大酒店,由于表现突出,两年后被提拔做了餐厅接待经理。 这一年骆明礼37岁,事业有成,志得意满,18岁的姜小洋清纯可爱,两人一见倾心,不久就开始在外租房同居。由于经常带姜小洋外出旅游,骆明礼无心于工作,最后给企业造成了大量的死账坏账,最终在改制时被查出问题,受到纪律处分。骆明礼消沉时,姜小洋不断地打电话发短信安慰他。后来骆明礼在妻子的鼓励下东山再起,他深感对不住深爱自己的妻子,和姜小洋提出分手,结果姜小洋几次自杀,吓得骆明礼再也不敢提分手的事。这之后,骆明礼又把姜小洋拉到自己的公司里,姜小洋担任业务经理后,唐民公司业务量大增。出于感激心理,骆明礼的感情天平再一次向情人方向倾斜。2003年3月,姜小洋意外怀孕,她坚决要留下这个孩子,骆明礼不同意,但是已经说服不了姜小洋。两人激烈争吵。第二天,姜小洋就给冯敏发去了短信,公开向冯敏挑战。 骆明礼讲完这一切,连声说:“对不起。”冯敏没想到,自己深爱的丈夫竟然背叛了自己这么多年!她问丈夫是怎么打算的,骆明礼沉默良久,说道:“这个孩子她执意要生下来,我也没有办法阻止她,你和儿子好好生活吧……”说完,骆明礼转身而去。 从此,骆明礼就再也不回家了。冯敏整日以泪洗面,儿子四处寻找父亲。一边是苦苦寻找的妻儿,一边是大着肚子的姜小洋,骆明礼焦头烂额。在姜小洋再一次以死相逼下,2003年9月,骆明礼以夫妻感情破裂为名,向盘龙区法院提出离婚诉讼,冯敏以儿子尚未成年,对儿子成长不利,坚决予以拒绝。   家中出此不幸,让当时念初中二年级、年仅14岁的骆强痛苦极了。自小崇拜父亲的他,从此不再上学,几次三番跑到公司哀求父亲回家,骆明礼置之不理,到后来,骆强再到公司去就见不到父亲的踪影了。 2003年国庆节,骆明礼在儿子几次电话恳求下,终于回到家中。没想到一进家门,就与冯敏在家中发生冲突,两人几句话不合,骆明礼转身再次离家而去。 见父亲如此绝情,骆强揣上一把水果刀,拦了一辆出租车跟踪父亲的轿车,试图找到父亲与姜小洋的同居地,替母亲“除害”。结果,骆明礼在后视镜里发现跟踪的车子,打电话警告儿子说:“你跟踪我是违法的!”说完三拐两拐甩掉了出租车。 这之后,骆明礼三个月没了踪影。2004年1月,骆强再次去父亲公司,突然发现,公司已经易主,原来,骆明礼卖掉了公司,与姜小洋私奔了! 一年多的离婚大战,已经让冯敏对骆明礼心如死灰。但是,儿子却难以接受这个现实,他还在天天盼着父亲回来,当终于得知父亲不会再回来,他彻底陷入了绝望之中。2004年期末考试,昔日成绩名列前茅的骆强竟全班倒数第七。   更令冯敏伤心的是,此前活泼乐观的骆强开始变得郁郁寡欢,父亲与情人私奔让他感觉没脸见人,放学就躲在家里。2005年暑假之后,骆强变得整天都不说一句话。冯敏担心儿子的心理出了问题,准备给他找一个心理诊所治疗。没想到,冯敏刚联系好心理医生,回家却发现儿子不见了!冯敏请假四处打听儿子的下落,却一直没有儿子的消息,最后只好报了警。 直到3个月后,儿子才打来电话。原来,骆强跟一个初中同学一起去了深圳,在深圳龙岗一家模具厂打工。儿子在电话中告诉冯敏:“我没脸见人,只有离开昆明了。来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我的心情还能好些。”得知了儿子的着落,冯敏才长出了一口气。然而,儿子担心母亲逼他回学校上学,一直不告诉她工厂的名称,也不告诉她电话,她只能等待儿子打电话,这样儿子在外面一直漂泊了快三年。 丈夫与情人私奔,16岁的儿子离家出走,只有冯敏一个人孤独地承受着痛苦。由于精神压力巨大,她的鬓角一夜之间白了一半。她的右胸也是长期隐隐作痛,她一直很担心,2008年3月,下在上班的她突感右胸钻心疼痛,马上请假赶到医院,三天后,病理报告出来了,竟然是乳腺癌早期! 望着化验单,冯敏眼前一黑,差点栽倒在地上。 闻听她患了绝症,母亲从老家赶到昆明陪着她,母亲安慰她说:“骆明礼私奔了,你不用再去想他,可骆强还太小,你要坚持啊,这个病是能治好的!”冯敏开始按医生的要求进行治疗。 绝症女人悲情出征,寻找私奔丈夫为儿子托孤 鉴于冯敏此时正值乳腺癌早期,医生劝她暂时不要做化疗,因为化疗对局部实体性不敏感,只会增加毒副作用。医生给她开出口服强壮散、海利鲨等一堆中成药方。 冯敏服了几个月的药后,未见好转,病情反而更加严重。此时儿子骆强已经有半年多没有打来电话了。现在病情已如此严重,如果哪一天自己突然撒手人寰,儿子还有谁可以依靠呢?想到这,她决定趁自己尚在人世时,放丈夫一条生路,与之解除婚姻,并将儿子托付与他。可是,儿子不知确切地址,丈夫已经与小情人私奔四年,去向不明,如何能找到他们?冯敏想,不管丈夫在哪里,只要他还在这个世界上,就一定能找到他! 2008年5月初,冯敏办理了停薪留职手续,踏上了寻找儿子与丈夫的征途。出发前,冯敏通过查号台,得知儿子打给自己的那部电话在深圳市龙岗区爱联工业区,是一个小超市的公用电话。   5月6日,冯敏赶到深圳市龙岗区爱联工业区。然而,爱联工业区实在太大了,她费尽气力,跑了两天,终于找到了儿子打电话的那家小超市,得知,附近是一家先锋模具厂的员工宿舍,经常有打工仔来这里买东西。看来儿子就在先锋模具厂工作,冯敏找到先锋模具厂,厂方却告诉冯敏,骆强早于2007年10月辞职了,去向不明。看着好不容易找到的线索再次断掉,冯敏忍不住潸然泪下。得知她身患绝症从几千里之外的云南前来寻子,厂方十分动容,他们就挨个车间打听是否有人知道骆强去处。终于,有个来自云南曲靖的模具工人,告诉冯敏,骆强跳槽去了鑫达丽模具厂,工厂位于横岗镇三联工业区。 5月10日上午9时,冯敏找到了鑫达丽模具厂,她向保安一打听,骆强果然在这里上班,现在是模具师傅了。上午9点50分,骆强来到工厂门前,看见儿子那一刻,冯敏竟不敢上前相认。眼前的小伙子又瘦又高,面色苍白,看上去严重营养不足。骆强同样也惊讶不已,母亲的白发又增加了好多,背也佝偻了,疲惫不堪。骆强忍不住喉头的酸楚,哽咽道:“妈,你咋来了?”母子俩抱在一起,哽咽失声。   骆强见母亲的脸色不好,问母亲是不是得了什么病,冯敏怕儿子着急,把自己得了乳腺癌的事瞒了过去。见儿子严重营养不良,冯敏决定先住下来找一份工作,好好照顾儿子,然后再去寻找丈夫。有着丰富教学经验的唐小明很快应聘进横岗一家私立学校做中文教师,她花了400元钱租了一间小房子,并买了餐具,做饭给儿子补充营养。在她细致照料下,几天后骆强气色好了一些。 冯敏右乳的硬块越来越疼痛了,实在坚持不住,她到附近的医院复查,医生又一次告诉她,要马上做手术,再拖下去,就来不及了!切除乳房的手术费对冯敏来说几乎是个天文数字,她根本拿不出来,更何况她即使做了手术,后期的放疗、化疗费用,也是她无法承受的。思忖再三,冯敏决定放弃治疗,趁自己还能行动之时,先找到私奔的丈夫,让父子俩团圆,这样她死后才能瞑目。 终于,骆强在一次清理东西时,发现了母亲的病历和医院的诊断,才知道母亲得了乳腺癌!骆强抱住母亲放声大哭,冯敏这才说出了自己出来的目的。 然而,到哪里去找骆明礼呢?骆明礼私奔后,曾给冯敏打过三次电话要求离婚,都被冯敏拒绝。 2007年春节,骆明礼回过昆明一次,再次起诉离婚。为了将这段婚外情对儿子的伤害降到最低程度,冯敏东躲西藏,法院找不到她,只好中止诉讼。之后,冯敏再未接到过骆明礼的电话。现在,冯敏手里就只有这三个手机号码。她挨个打过去,两个已经变成空号,一个长期关机,无法接通。 冯敏只好打电话给骆明礼的父母,从他们口中得知,骆明礼在海南开了一家餐馆。然而,他们手里也没有骆明礼的电话,具体位置也不清楚。如果这样赶到海南寻找骆明礼,无疑于大海捞针。 2009年2月10日,冯敏在深圳一家报纸上读到了私人侦探郑凡的故事,她觉得郑凡寻人很有办法,于是马上与郑凡取得联系,找到郑凡工作室。郑凡听了冯敏的讲述,郑凡的心不由得抽紧了。他最终决定接下这单业务。 根据冯敏提供的骆明礼身份证号码与手机号码,郑凡运用技术手段查到骆明礼那部手机的通话记录。令人失望的是,通话记录中,竟然没有一个海南当地的号码,都是打往云南的。不过,郑凡发现,这个号码曾有几天将所有来电转移到了另一个手机号码上。郑凡由此判断出,很可能骆明礼同时使用两部手机,一个专门用来联系云南家里,另一个则日常使用。 几天后,郑凡又拿到另一个号码的通话记录。他仔细搜寻几遍,果然,这个号码上有不少海口当地电话,其中有一个海口当地的手机卡与骆明礼联系十分频繁。郑凡推测,与骆明礼联系频繁的这部手机或许就是姜小洋的。他当机立断,以订餐的名义用手机拨打这部手机,直呼姜小洋的名字。结果,机主真的是姜小洋本人。经过几句话探底,郑凡因此基本确定了二人是在海口经营云南菜馆。 郑凡决定,由他与助理李文军先期到达海口,找到骆明礼经营的菜馆后,冯敏再去海口与骆明礼相认。 大义感化第三者,峰回路转亲情大团圆 2009年3月8日中午,郑凡与助理到达海口,海口同行提供给他们一份骆明礼详细的通话记录,郑凡在密密麻麻的电话号码中逐一排查,只要看到有海口当地的固定电话,都一一打过去。当他们打到第20几个电话时,话筒里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你好!是滇鄂菜馆,需要送餐吗?”郑凡兴奋地几乎跳起来,骆明礼是云南人,姜小洋是湖北人,合在一起,正好是滇鄂菜馆!之后,在同行的帮助下,他们查到那部电话位于海口市秀英区长流镇永桂工业区。 次日一早,两人乘车到达长流镇永桂工业区,最终在工业区东南门第七家找到了那家滇鄂菜馆。经打听,菜馆老板果然是骆明礼与姜小洋。他们还有一个5岁的女儿。消息传到深圳,冯敏激动万分,她告诉儿子,要带他去见父亲,然而,此时的骆强已经对父亲有抵触情绪,不愿见父亲。在冯敏的再三劝说下,骆强才答应一同前往。不过,他提出,他先不出面,如果父亲不想见他,他也不见父亲。 3月12日,冯敏带着儿子,先是火车,然后是轮船和汽车,折腾了一天后来到了海口市长流镇。 骆明礼怎么会到海南经商呢?原来,2004年初,随着姜小洋生下一个女婴,骆明礼觉得无颜面对儿子,在焦头烂额中决定离开昆明。当时,姜小洋有个堂姐在海口市一家旅行社工作,骆明礼和姜小洋便来到海口,因姜小洋一直从事餐饮业,卖掉公司后又有不菲金钱,他们在海府大道承包了一家酒楼。一番筹备后,酒店于2004年底隆重开业。 酒店经营走上正轨,2005年底,姜小洋带着男友与女儿回荆州过年。然而,姜小洋父亲一见未来女婿居然跟他年龄相差无几,且是有妇之夫,感觉颜面尽失,硬是将姜小洋“一家人”赶出家门。一家三口在宾馆过了一个心酸的春节,情绪低落的姜小洋要求骆明礼尽快离婚,骆明礼这才一次次逼迫冯敏离婚。由于冯敏东藏西躲,骆明礼始终无法拿到离婚证,两人结不了婚,女儿到了入托年龄,也报不上户口。 异乡漂泊,又一直没有名份,再加上骆明礼和姜小洋原本年龄就相差太大,生活中有诸多不和谐,两人渐渐有了冲突,开始经常吵架,吵得凶的时候,酒店干脆关门。这样,他们不但没赚到钱,反而还赔了钱。2007年底,他们将酒店转手,在长流镇永桂工业区又开了一家滇鄂菜馆。 2009年3月15日下午2时许,滇鄂菜馆走进一名瘦弱的中年妇女,在座位上默默坐了下来。骆明礼见来了客人,赶紧走过去倒了一杯茶水,这时,女人突然开口说:“骆明礼,我找你找得好苦啊!” 骆明礼定晴一看,竟然是妻子冯敏,他也呆在了那里:“怎么会是你?你来做什么?”冯敏泣不成声:“我得了绝症,不想再拖累你了,我是来跟你离婚的!”说着,冯敏打开旅行包,将厚厚一沓病历放在桌子上,骆明礼翻了翻病历,面色渐渐凝重,他的双手开始发抖。若不是自己出轨私奔,若是没有巨大的精神压力,冯敏又怎能患上绝症啊!他一时无语。冯敏止住了哭泣,说:“我的病治不了,现在把儿子托付给你,这样,我也可以放心地走了……”正在后厨忙碌的姜小洋走到前台,发现是冯敏,吓了一跳。听了冯敏的话,她也一下愣住了,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得知儿子已经来到了海南,就在旅馆里,骆明礼一时哽住,他决定满足绝症妻子这一低微的愿望,和儿子见面,并将自己的决定告诉了姜小洋。震撼之余,姜小洋当即同意。 3月18日中午,在长流镇一家破旧的旅馆里,骆明礼一家三口见面了。担心遭到儿子拒绝,冯敏事先并未将骆明礼要来的消息告诉他。骆明礼一进门,骆强并未认出衰老得不成样子的父亲,然而此时骆明礼已认出比他还高出半头的儿子,他一时百感交集,喊了一声:“儿子!”禁不住老泪纵横。看着眼前这个双鬃斑白、眼神黯淡的糟老头子,骆强怎么也不敢相信他就是父亲!冯敏见此情景,赶紧上前拉住他的手,大声说:“儿子,你不是一直想见你的爸爸吗?他就是你的父亲啊!”昔日恩爱的一家三口,几乎都已面目全非:骆明礼苍老憔悴,冯敏绝症缠身,而骆强则面色青黄,一家三口都流下了热泪。冯敏默默上前抱住儿子,接着,骆明礼上前抱住冯敏母子。骆明礼哽咽道:“是我罪该万死啊,我对不起你们!” 见到憔悴不堪的父亲,骆强感觉到,父亲这几年过得并不好,他终于从心底里宽恕了父亲。而回首往事,骆明礼更是羞愧不已,他产生了一种想法,要与姜小洋分手,设法筹钱给妻子治病,鼓励她战胜癌魔!只有这样他才能心安。 骆明礼走后,姜小洋心里同样掀起万丈波澜,这些年的一幕幕往事浮现于眼前。想着当初年轻貌美的自己不顾一切地甘做骆明礼的地下情人,继而生女,远走天涯,过起隐姓埋名的日子,她有一种不堪回首的感觉。而想到因这段婚外情,她与家人决裂的惨痛,及事业与生活步步陷入窘迫,她的心里更是五味杂陈。现在,一直被自己视为眼中钉的情敌濒临绝症,她突然发现自己心中非但没有一种获胜的喜悦,反倒是一种说不出的茫然。 心底的郁闷无法排解,她决定出去走走。在一条小河边,她找了一个石凳坐下来。河边绿树成荫,跟她差不多的一些年轻人在谈恋爱,一番对比之下,姜小洋不禁一阵莫名心酸,要知道,她也才不到30岁啊。散步回到家中,她见骆明礼如此苍老,枯坐在灯下的他似有无限心事,她第一次想到,这些年的不顾一切,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意义? 姜小洋一进门,骆明礼终于吐露出自己的想法。担心姜小洋不答应,他明确提出,他可以净身出户,家中的存款与菜馆都留给姜小洋与女儿。骆明礼的决定令姜小洋微微吃了一惊,她最终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算是默许。 2009年3月25日上午,骆明礼一家人正准备办理退房手续时,姜小洋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她将一张银行卡塞进骆明礼的手里说:“大姐得了大病,卡里还有15万元存款,你就把它取出来,给大姐看病吧。”见他们眼中露出诧异的目光,姜小洋说:“我终于想清楚了,这样绑在一起,只能是两败俱伤,我还年轻,希望从头开始。这些年,对不起了。”说完,她当着众人的面,对着冯敏深深地鞠了一躬。说完,踉跄而去。 2009年4月初,冯敏一家回到深圳市横岗镇,此时冯敏已经支撑不住了,骆明礼紧急将她送到医院,由于冯敏的身体太差,医院建议先保守治疗半年后,再做手术。骆明礼每隔一段时间陪着已辞职的冯敏去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做检查。 2009年9月初,冯敏在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做了右乳房切除手术。出院后,冯敏在骆明礼的陪同下去做放疗、化疗,同时服用中药巩固,目前冯敏正在进一步康复之中。走过了生命中的沼泽,看着重新归来的丈夫,和脸色渐渐红润起来的儿子,尽管遭受着癌痛的折磨,她的脸上依然焕发出阳光般的笑容…… (此文原载《知音》2009年11月下半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