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报道  > 杂志新闻

《女报》:香港身份证,见证我和三个男人的纠缠
发布日期:2016-02-17
做私家侦探几年,遇到过千奇百怪的故事,各种各样的女子。那天,接到一个电话,对方问了一连串问题:“你是专业做婚外情调查的?你说如果女人也像男人那样,背叛另一半去找情人,是不是一个坏女人呢?如果一个男人,突然知道儿子不是自己的亲生骨肉,他会恨老婆一辈子吗?” 在深圳布吉关外的一个咖啡厅,我见到了这个所谓的“坏女人”李红珏,她没有浓妆艳抹,也没有佩戴首饰,但她的眼睛里闪烁着一丝风尘,似乎还有几分狡黠…… ——侦探手记 我不爱老公,他只是孩子的“顶缸爸爸” 可能大部分人都期待周末,我却特别期待周一。因为周一老公黎强去上班,我就自由了,想干什么都行,甚至包括约会情人。说到底,我对周一的期待,也就是对情人的期待。 老公是香港人,周一到周五在香港上班,周末回深圳陪我。他离过婚,在香港有一个六岁的女儿。而我出生在湖南衡山脚下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家里很穷。初中还没毕业,我就跟同村的女孩南下打工,先在广州白云区做发廊洗头妹,后来随表姐来到深圳。 认识黎强是在一个酒吧里,那时我刚刚失恋,喜欢去酒吧买醉。有一次,我醉得吐了邻座的他一身,他没有责骂我,也没有为难我,更没有占我便宜,而是耐心地照顾着我。自从失恋后,我就觉得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而黎强让我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男人。后来,我们熟悉起来,再后来,我们就同居了。那时,我很想有个家,而黎强具备一个好丈夫的所有条件:体贴、稳重,有固定收入可以养活我。 不久,我告诉他,我怀孕了。黎强高兴得抱着我转圈,其实他一直很想要个儿子,可能香港人传宗接代的观念更加强烈吧。他在布吉海关关口的一个高档社区里买了套两房两厅的新居,并在房产证上写了我的名字。 儿子思进出生后,黎强欣喜若狂,对我们母子照顾得无微不至。他还说,要给我和儿子办香港身份证,让儿子去香港读书,受最好的教育。 对这一切,我很平静,居家过日子,平凡却也温暖,那段时间我很满足。可日子久了,我开始觉得生活中缺少了点什么,激情抑或爱情,而我知道,爱情早在初恋夭折的时候就已经失去了。 那我跟黎强结婚又算什么呢?利用?对,应该是利用吧。我跟他结婚是有预谋的,我需要一纸婚约为孩子的出生拿到通行证,是的,儿子思进不是黎强的孩子,而是我前男友许波的。 初恋男友留下的除了伤痛,还有孩子 由于我没什么文化,初到深圳时我只好在一家洗浴中心做按摩女,工资少得可怜,收入主要靠客人给的小费,因此很多姐妹为了钱出卖自己。对此,我一直是抗拒的,我期待真挚的爱情,而身体能换来钱,却换不来爱情。 如果不是我哥哥和人打架犯了事,我也不会认识许波,或许我的人生会是另一个样子吧!许波是深圳的一名律师,当时我为哥哥的事四处求人帮忙,后来就在老乡的推荐下找到了他,我们两家还是一个镇上的。 许波这样知识型的男人让我很动心,我不可自拔地爱上了他,他对我也有好感。我把自己毫不保留地交给了他,他是我的初恋,他拥有我所有的第一次。可我心里一直压着一块巨石,那就是我们之间的差距,按摩女与律师的爱情?怎么听都像天方夜谭吧? 可我们那时只是尽情地爱着,直到那年春节我们回去拜见父母。我父亲很早就去世了,母亲对许波自然是没话说,可许波家人看我的眼神里明显充满了轻蔑,他妈妈甚至当面直接问我:“你觉得,你配得上我们家小波吗?” 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他,可这话从许波母亲嘴里说出来无疑是棒打鸳鸯。许波很郑重地告诉我,他喜欢我,他爱我,这就够了。回深圳后,我们依然爱得热烈,那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有一个男人执著地爱着你,愿意为你放弃一切,绝对是一个女人最幸福的事情。 可我的幸福没有持续多久,我怀孕了,我沉浸在做母亲的憧憬中。可一个月后,许波失踪了,他留给我的只有一封分手信,理由很简单:“我无法同一个文化、身份悬殊的女人生活一辈子!”我彻底懵了,原来他是在意我的身份的!他不会为我放弃一切! 我欲哭无泪,想到了死。这时,母亲来深圳做洗碗工,把我接到了水库新村堂妹家中。如果不是母亲天天在身边看着,也许我早就自杀了。 母亲和堂妹都劝我去打掉孩子,可我执意要把孩子生下来。我幻想着,有了这个孩子,也许许波有一天会回心转意,回到我们母子身边;只要孩子在,就如同许波还在! 尽管如此,我却无法排遣失恋的悲伤。我学会了去酒吧,狂乱的音乐、嘈杂的人声和大量的酒精,让我忘乎所以,忘了自己是一个孕妇。 可能是借酒消愁愁更愁吧,酒精并没有化解我的痛苦,对许波的思念渐渐转化为痛恨。我心里升起一个念头:报复男人,让他们也尝尝被感情玩弄的滋味! 怀着这种心态,我在酒吧认识了来深圳度周末的黎强。我需要找人排遣寂寞。我使出浑身解数,迅速让黎强迷恋上自己。于是,他成了许波孩子的“顶缸爸爸”。 我也知道,这样做确实太自私,但为了今后的幸福,只能冒险赌一次了。 以为寻到真爱,情人却偷拍我们的性爱录像 黎强一直没发现儿子不是他亲生的,由于他的婚姻遭受过挫折,所以他很珍惜我。可我,却背着他出轨了。 我的情人叫章鑫,湖南人,在深圳有自己的公司,我们是2008年回湖南老家办理港澳通行证的火车上认识的。 当我第一眼看到他,我立即心跳加速,他的言行举止太像许波了!再一攀谈,他居然和许波同年同月同日出生!惟一不同的是,许波高大魁梧,而章鑫个子不高皮肤黝黑。我们像久违的朋友一样有说不完的话,临分手时,他把手机号留给我,而我却没有留给他。章鑫没有强求,意味深长地说:“我自信,回到深圳的第二天,你一定会给我电话的。因为,我会给你快乐!”我不敢直视他的目光,匆匆离去。 在老家的那几天,我如坐针毡,满脑子都是章鑫的影子,我的爱情细胞似乎被唤醒了。我像着了魔一样,回深圳第二天,就给章鑫发了短信:“在哪呢?有时间见面吗?”我没有落款,可他知道我是谁。 第一次见面就在我家附近,我们在水库新村吃宵夜,然后他送我回家。他一直表现得很绅士,没有丝毫越轨之举。 第二天,第三天,我们又相约见面,我们像两个热恋中的人,恨不得每分每秒都在一起。终于,我们突破了防线。他给了我完全不同于跟老公做爱的感受。以往跟老公在一起,我只是被动地迎合他,每次巴不得快点完事,像“填鸭作业”;而跟章鑫欢娱时,我积极释放着女人的魅力,我们一个晚上可以做爱九次,每次我都很兴奋。 我们爱得如胶似漆,我不得不承认,我是不爱老公的!我特别不想过周末,特别不想看到老公,每一天我都期待是周一,期待与章鑫在一起。 我做好了跟老公离婚的打算,不过不是马上,我要等拿到香港户口以后再提离婚,可我无法对章鑫隐瞒我的已婚身份,我向他坦白了我的所有故事,包括孩子的身世。章鑫沉默了,我明显看到他皱了皱眉头,我有些紧张,怕他离我而去,又承诺:“只要一拿到香港身份证,我就和黎强离婚,嫁给你,你等我一段时间好吗?” 章鑫终于挤出一丝笑容:“没有关系,我只在乎你的今后,我爱你就足够了。” 随着感情的发展,我开始把章鑫带回家中。从此以后,章鑫和黎强交替着出现在我的生活中:周一至周五,章鑫陪我;周六和周日,我陪老公。章鑫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俨然扮演起父亲的角色,带着小思进去莲花山、儿童公园玩耍,我甚至自以为是地吩咐儿子叫黎强“爹地”,叫章鑫“爸爸”。 我很渴望有一个爱我并且我也爱的男人,我以为章鑫就是那个人,可事实证明,他不是。 今年5月,我没有打招呼就去了他的住处,却撞见他跟别的女人鬼混,我不禁跟他大吵一架。没想到他竟然拿出一叠票据,恶狠狠地甩在我面前,说:“这是我们认识以来我为你花的钱,你想闹的话,先把这些钱还给我!”我一看,除了买衣服、化妆品之外的票据,还有给小思进买的玩具,甚至连去我家买菜做饭的几毛钱他都清楚地记录在案! “你——”我指着他的鼻子说不出话来。这就是我爱的人吗?斤斤计较为我花的每一分钱? 他鄙夷地看了我一眼,转身又翻出四张光盘,随意挑了一张放进电脑里,天哪,画面上竟是我们两人的亲密镜头!地点还是在我家! 我怒不可遏地扬起手想给他一耳光,他却牢牢抓住了我的手,威胁我:“如果你老公看到这些光碟,你的香港身份证就泡汤了,你儿子的身份也就曝光了。”然后他又拍拍我的脸,假装亲密地说,“男人有几个不吃腥呢?我不过是一时糊涂,咱俩的关系不是一直挺好的吗?我会等到你拿到香港身份证再娶你的!” 看着他狡黠的目光,我的脊背嗖嗖发凉。我付出全部热情的“真命天子”,竟然是个这么卑鄙的人! 可是,我该怎么办呢?如果不跟他交往,他很可能把光碟交给我老公,我的香港身份证就无望了;而我实在没勇气继续跟他交往,想到他那么阴险地对我,我感到毛骨悚然…… 侦探后记 我看到了李红珏眼中悔恨的泪水。欲望真像一个无底洞,把人一次次推向深渊。 我告诉她:如果你不爱黎强,就没必要再在一起,干脆离开这两个男人。她听了,语无伦次:“那样就拿不到香港身份证,我和孩子也要净身出户……” “难道一个香港身份证比一生的幸福都重要吗?”听了这话,她沉默不语。 后来,我帮她拿回了章鑫的账本和光碟,让章鑫不敢再打扰她,剩下的,就要她自己面对黎强了。 一个月后,我接到了李红珏从湖南老家打来的电话。她告诉我,她把小思进的身世和自己的真实想法如实告诉了黎强,黎强很平静,说:其实孩子慢慢长大,他也发现孩子不像他,只是怕伤害到孩子,而一直没提出。既然李红珏说出来了,至少说明她仍把他看作丈夫。他同意离婚,并作出了两个让李红珏十分感动和惊讶的决定:把房子留给她们母子,他愿意帮助她拿到香港身份证。这一次,李红珏却没有答应。因为自私,她一错再错。她决定不再耽误黎强的时间,尽快和他办理离婚手续,希望他找到自己的幸福。